陆离

患有拖延癌的中二宅腐博爱党

【韩叶】三十而立

设定:老叶三十岁生日当天,职业赛进行到霸图战队客场H市

老叶老韩在一起很多年了,老韩大半夜给老叶庆生

开头有借原文梗,详见多少章忘了

(一篇题名不符的短篇)



“混账哥哥,今天30岁啦!赶紧回家!”

5月29号零点,叶修准时收到了来自双胞胎弟弟叶秋的“生日祝福”,同往年这一样敲了“呵呵”,准备复盘这两天的比赛。

“你什么时候回来?”叶秋又追发一条消息。

“时候到了就回去。”叶修叼着烟,轻吐出烟气。

“其实老爸的身体最近一直不好。”叶秋锲而不舍。

“老梗了我说......”叶修不屑。

“好吧,其实是老妈......”

“你再编!”叶修的手指在键盘上轻快敲击,“我不回家啊,就和每年一样。”

屏幕的另一边,叶秋有些出神地望着叶修的回复,还想再敲些什么驳回他,可终究只是动了动手指,无奈地回了句“你最好快点回来!”

叶修看了消息笑笑,关了和叶秋的聊天界面,打开霸图和兴欣的比赛录像。录像中,大漠孤烟避开了寒烟柔的圆舞棍,握住火舞流炎的同时,另一手出招直拳正冲寒烟柔要害。寒烟柔面对直击,稍稍侧过身子,迅速接上落花掌抵挡大漠孤烟的下一招攻击,两个角色你来我往毫不退让。

叶修手指不停,左手一帧一帧倒放视频,右手前后左右旋动鼠标查看细节,烟灰落在桌上都没注意到,消息提醒也是在桌面的角落孤零零地闪啊闪。

他微微倾身靠近电脑屏幕,缓缓旋转寒烟柔的视角,代入自己会如何回击,又从大漠孤烟的角度寻找寒烟柔出招的突破口。叶修只开了台灯,暖黄色的灯光柔柔地抚着他半边脸,将另一侧隐在昏暗中的眼睛的光映得更亮。

时间在活动的手指上滑过,将寒烟柔对大漠孤烟的比赛复盘完,接近三点。叶修心想就此打住睡醒了继续,准备关机才看到右下角一闪一闪的企鹅。

“出来,我在小区门口。”发消息的人是韩文清,时间是叶修刚关了和叶秋对话框的几分钟后。

叶修看到消息,愣住了。大晚上的不老实睡觉跑自己这儿来,深夜幽会吗?还是专门来给哥庆祝而立之年的?

“刚复盘完,你还在呐?”叶修回消息的同时,真有些担心这人是真一直在小区门口傻等。

韩文清很快就回复了消息,“在酒店,睡不着。”

叶修乐了,又起了逗韩文清的心思,故意给韩文清发语音,“反正是睡不着,要不要跟哥来个夜半幽会?”

“我马上到,小区门口等我。”韩文清秒回。

 

韩文清抓过床头柜上的钱包,身着几小时前就换好的衣服快速出门,步履稳健,而没什么表情的脸上显出几分迫切。

迫切着想要马上见到那个人。

韩文清自己都记不清,是什么时候对叶修产生了好感,最初不是在互相较劲吗?怎么就此发展成每次上线都渴望见到对方的角色和线下的本人了呢?是不服输的心情?遇上劲敌的亢奋?还是要知己知彼的好奇?

没确定关系前,还苦于暗恋叶修的韩文清,曾以打拳自我排解后摊在地上如是想过,似乎都不是那些原因,又或者是那几种心情相互作用质变成另一种更捉摸不透的复杂情绪,牵动他的思绪,在寂寞时为那个人空出不着边际的幻想。

直到彼此坦诚,韩文清才将往日百思不得其解的烦恼丝称之自然而然,自然而然就喜欢上了。

“嘿哥们儿,你就是韩文清吧?”那是叶修第一次见到韩文清时对他说的第一句话。

头发比一般男生长了些,看着有段时间没打理了,低头时半长不短的刘海会盖下来,却遮不住他眼里明亮的光。韩文清当时望着叶修的眼睛,心里想着,这人和自己PK时眼中的光会不会比和其他人PK时更亮。

叶修后边的话他没听进去,心思都放在叶修的那双眼睛上了,等对方被还不是嘉世老板的陶轩叫走,才回神自己只和叶修说了个“嗯”。

之后的发展没什么特别,劲敌场上相见,全力以赴。目标,击败对方,让自己的角色和队伍站到最后。

除了韩文清对叶修越发不可控的暗恋的心情。渴望那样专注的目光都放在自己身上,而不是大漠孤烟。

 

叶修靠着墙悠哉哉地抽完一根烟,看到韩文清喘着气停在自己跟前,才站直了身体,上下打量起韩文清,“你这是,跑过来的?”

“骑车过来的。”韩文清稍稍稳了气息,手掌抚着叶修脸颊,“停好了车才跑过来的。”

叶修听了一愣,反应过来后拍着韩文清的肩爆笑,半晌才直起腰看韩文清,贼贼地笑,“特地来给哥过生日的?”

韩文清没吭声,静静凝视吊儿郎当的叶修,目光从叶修的眉眼,一寸一寸下移。韩文清瞧见那双噙着得意的笑的唇,喉头上下滚动,双臂一展将叶修圈在怀里,脑袋枕在叶修的颈窝。

叶修嘴上仍然犯欠,“诶我说老韩同志,H市现在三十多度,快松松,要被你热死。”说归说,双手已经环住了韩文清结实的腰身,蹭了蹭对方侧脸,“去吃烧烤?”

韩文清侧头轻吻叶修颈侧,带点不情愿地放开叶修,“听你的。”

 

叶修和韩文清吃完烧烤夜宵一类,撑得不行,两人慢悠悠并行,时不时聊点别的。被路灯拉长两道影子斜斜地拖在地上,亲密地靠在一起,纠缠成一个拥抱亲吻的轮廓。安静的小道上树木荫荫,路灯见缝插针投下点点橘黄色的光,将地上的影子斑驳成暧昧的画。

叶修拥着韩文清,分神回忆起了两人的第一次接吻。也是在这样的深夜,在更昏暗的角落里,拥抱彼此,生涩地接吻,没有章法地抚着对方的腰背,直到叶修将韩文清推开一些要换气。

“我们在一起吧。”叶修至今还记得,当时被暂停接吻的韩文清,眼神炯炯,目光紧紧锁着自己,要将他凝望进对方眼中暗色的深渊。

“好啊,哥给你个机会。”叶修手臂环住韩文清的脖子,以吻强调自己的答复。

“别回去了,去我那。”

多年的“交情”,韩文清吻技见长,叶修被他吻得要犯糊涂,听到韩文清说话才渐渐回神,闷声笑了笑靠在韩文清身上。

“好啊。”

 

叶修醒来的时候,是错过了午餐又不着晚餐的点,自己也没有吃下午茶的习惯。想起身却被背后的人抱得更紧了,懒懒地翻过身子,见韩文清也刚转醒,拿脸蹭蹭韩文清,腿大喇喇搭在对方小腹上,又开始不正经,“老韩同志你不厚道啊,哥生日都过了三分之二了,你也不表示表示!别以为上交了公粮就了事了!”

韩文清没答话,翻身将叶修压制,温柔地吻过叶修的眉眼、耳廓、嘴唇、脖颈,在叶修略显苍白的皮肤上打下自己新的印记。叶修捧起韩文清的脑袋回应,再次与他唇舌交缠,互攻城池。手掌抚过肌肤,肌肤火热成热情的催化剂,手指穿过发间,全身忍不住战栗,唇舌交战,要将空气都燃烧耗尽......

叶修和韩文清打完这场架,又过去一小时,还不带战后收拾战场的。叶修趴在床上,彻底没力气没心思调戏韩文清了,毫无气势地斜了韩文清一眼,默默看着对方从枕头下拿出一张银行卡。

“交给你了,好好收着。”

叶修心理上满足嘴上依旧埋汰,有气无力道:“每年都送工资卡,你也不知道换个别的。”说着还假模假样叹气这人不知变通,抓住韩文清的手话锋一转,“我也有东西要给你。”

叶修努努嘴,示意韩文清帮他把裤子拿过来。

左摸摸右掏掏,叶修从裤袋里摸出一张卡和两把钥匙。

卡是上林苑的门禁卡,钥匙分别是大门钥匙和叶修房间钥匙。

韩文清看着掌中的门卡钥匙,又抬眼看叶修。叶修笑笑,靠过去亲亲韩文清的脸,笑道:“喜欢吗?欢迎踢馆,你要是转变思路,偷袭也行。放心,我们兴欣见到你不会对你喊打喊......”

韩文清以吻封缄,发狠地舔吻叶修的唇,不想再被他的情话刺激到,而这人嘴里溢出的低低的呻吟,又再次把自己撩拨得想更狠地欺负他,让他不能再这么肆无忌惮地勾自己。

两人热吻足有十多分钟,韩文清稍稍拉开彼此的距离,看着还没平复呼吸两颊绯红的叶修,手掌不老实地覆上叶修的胸膛,“记住你说的。”

叶修懒得回韩文清,眼里带笑,勾住韩文清的脖子把他拉下来,狠狠吻住对方的唇。

“那你也得来啊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