陆离

患有拖延癌的中二宅腐博爱党

【韩叶】沙发不错(或者也可以叫“搬家后有感”)

还没来得及打扫的房间里,新入住的主人没整理好地上杂乱堆放的箱子,这让本就不算特别宽敞的房子显得更狭小拥挤,窗帘没有拉严实,阳光挤进那道窄窄的窗帘缝,勉强能看清客厅。

除去杂七杂八的箱子,客厅的使用面积大小恰到好处的正适合两人居住,家具还没整理好摆出来,只放了一套提前进入使用状态的新沙发。

沙发上,两个人影也早早进入了家具舒适程度的测试工作中,两人紧紧拥抱着,激动地亲吻彼此。下面的人赤着两条白花花的腿,一条腿缠住身上人的腰,另一条腿磨磨腰蹭蹭臀,把对方逼得加大了力度和速度。

上面的人还不满足,将唇移到身下那人的侧颈,含住那块肌肤细细噬吻,皮肤上浮现出红色的痕迹才就此放过似的舔了舔。

“喂、老韩,沙发不错...”下面的人喘了两口气,双手环住韩文清的脖子,学着韩文清刚才的举动,在他的脖颈处细细密密地亲吻,用舌尖轻舔韩文清的耳朵。

韩文清干脆把叶修抱起来坐在自己身上,手掌在叶修后背轻柔地抚摸,将吻印在他胸口,嗓音低沉,“我选的。”

叶修脸上挂着他本人经典的嘲讽式笑容,故作惊讶地看着韩文清,“是嘛?难怪哥会这么钟意你选的东西。”

韩文清直接用行动回答叶修,拥抱他,深吻他,感受他,直到透入窗帘内的光线逐渐昏暗。

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

趁着七夕,来个韩叶短短短篇脑洞冒下泡。

麻蛋,这个脑洞还是帮老板搬家后启发到的

因为敏感词不能发出,改了下_(:з」∠)_

【韩叶】三十而立

设定:老叶三十岁生日当天,职业赛进行到霸图战队客场H市

老叶老韩在一起很多年了,老韩大半夜给老叶庆生

开头有借原文梗,详见多少章忘了

(一篇题名不符的短篇)



“混账哥哥,今天30岁啦!赶紧回家!”

5月29号零点,叶修准时收到了来自双胞胎弟弟叶秋的“生日祝福”,同往年这一样敲了“呵呵”,准备复盘这两天的比赛。

“你什么时候回来?”叶秋又追发一条消息。

“时候到了就回去。”叶修叼着烟,轻吐出烟气。

“其实老爸的身体最近一直不好。”叶秋锲而不舍。

“老梗了我说......”叶修不屑。

“好吧,其实是老妈......”

“你再编!”叶修的手指在键盘上轻快敲击,“我不回家啊,就和每年一样。”

屏幕的另一边,叶秋有些出神地望着叶修的回复,还想再敲些什么驳回他,可终究只是动了动手指,无奈地回了句“你最好快点回来!”

叶修看了消息笑笑,关了和叶秋的聊天界面,打开霸图和兴欣的比赛录像。录像中,大漠孤烟避开了寒烟柔的圆舞棍,握住火舞流炎的同时,另一手出招直拳正冲寒烟柔要害。寒烟柔面对直击,稍稍侧过身子,迅速接上落花掌抵挡大漠孤烟的下一招攻击,两个角色你来我往毫不退让。

叶修手指不停,左手一帧一帧倒放视频,右手前后左右旋动鼠标查看细节,烟灰落在桌上都没注意到,消息提醒也是在桌面的角落孤零零地闪啊闪。

他微微倾身靠近电脑屏幕,缓缓旋转寒烟柔的视角,代入自己会如何回击,又从大漠孤烟的角度寻找寒烟柔出招的突破口。叶修只开了台灯,暖黄色的灯光柔柔地抚着他半边脸,将另一侧隐在昏暗中的眼睛的光映得更亮。

时间在活动的手指上滑过,将寒烟柔对大漠孤烟的比赛复盘完,接近三点。叶修心想就此打住睡醒了继续,准备关机才看到右下角一闪一闪的企鹅。

“出来,我在小区门口。”发消息的人是韩文清,时间是叶修刚关了和叶秋对话框的几分钟后。

叶修看到消息,愣住了。大晚上的不老实睡觉跑自己这儿来,深夜幽会吗?还是专门来给哥庆祝而立之年的?

“刚复盘完,你还在呐?”叶修回消息的同时,真有些担心这人是真一直在小区门口傻等。

韩文清很快就回复了消息,“在酒店,睡不着。”

叶修乐了,又起了逗韩文清的心思,故意给韩文清发语音,“反正是睡不着,要不要跟哥来个夜半幽会?”

“我马上到,小区门口等我。”韩文清秒回。

 

韩文清抓过床头柜上的钱包,身着几小时前就换好的衣服快速出门,步履稳健,而没什么表情的脸上显出几分迫切。

迫切着想要马上见到那个人。

韩文清自己都记不清,是什么时候对叶修产生了好感,最初不是在互相较劲吗?怎么就此发展成每次上线都渴望见到对方的角色和线下的本人了呢?是不服输的心情?遇上劲敌的亢奋?还是要知己知彼的好奇?

没确定关系前,还苦于暗恋叶修的韩文清,曾以打拳自我排解后摊在地上如是想过,似乎都不是那些原因,又或者是那几种心情相互作用质变成另一种更捉摸不透的复杂情绪,牵动他的思绪,在寂寞时为那个人空出不着边际的幻想。

直到彼此坦诚,韩文清才将往日百思不得其解的烦恼丝称之自然而然,自然而然就喜欢上了。

“嘿哥们儿,你就是韩文清吧?”那是叶修第一次见到韩文清时对他说的第一句话。

头发比一般男生长了些,看着有段时间没打理了,低头时半长不短的刘海会盖下来,却遮不住他眼里明亮的光。韩文清当时望着叶修的眼睛,心里想着,这人和自己PK时眼中的光会不会比和其他人PK时更亮。

叶修后边的话他没听进去,心思都放在叶修的那双眼睛上了,等对方被还不是嘉世老板的陶轩叫走,才回神自己只和叶修说了个“嗯”。

之后的发展没什么特别,劲敌场上相见,全力以赴。目标,击败对方,让自己的角色和队伍站到最后。

除了韩文清对叶修越发不可控的暗恋的心情。渴望那样专注的目光都放在自己身上,而不是大漠孤烟。

 

叶修靠着墙悠哉哉地抽完一根烟,看到韩文清喘着气停在自己跟前,才站直了身体,上下打量起韩文清,“你这是,跑过来的?”

“骑车过来的。”韩文清稍稍稳了气息,手掌抚着叶修脸颊,“停好了车才跑过来的。”

叶修听了一愣,反应过来后拍着韩文清的肩爆笑,半晌才直起腰看韩文清,贼贼地笑,“特地来给哥过生日的?”

韩文清没吭声,静静凝视吊儿郎当的叶修,目光从叶修的眉眼,一寸一寸下移。韩文清瞧见那双噙着得意的笑的唇,喉头上下滚动,双臂一展将叶修圈在怀里,脑袋枕在叶修的颈窝。

叶修嘴上仍然犯欠,“诶我说老韩同志,H市现在三十多度,快松松,要被你热死。”说归说,双手已经环住了韩文清结实的腰身,蹭了蹭对方侧脸,“去吃烧烤?”

韩文清侧头轻吻叶修颈侧,带点不情愿地放开叶修,“听你的。”

 

叶修和韩文清吃完烧烤夜宵一类,撑得不行,两人慢悠悠并行,时不时聊点别的。被路灯拉长两道影子斜斜地拖在地上,亲密地靠在一起,纠缠成一个拥抱亲吻的轮廓。安静的小道上树木荫荫,路灯见缝插针投下点点橘黄色的光,将地上的影子斑驳成暧昧的画。

叶修拥着韩文清,分神回忆起了两人的第一次接吻。也是在这样的深夜,在更昏暗的角落里,拥抱彼此,生涩地接吻,没有章法地抚着对方的腰背,直到叶修将韩文清推开一些要换气。

“我们在一起吧。”叶修至今还记得,当时被暂停接吻的韩文清,眼神炯炯,目光紧紧锁着自己,要将他凝望进对方眼中暗色的深渊。

“好啊,哥给你个机会。”叶修手臂环住韩文清的脖子,以吻强调自己的答复。

“别回去了,去我那。”

多年的“交情”,韩文清吻技见长,叶修被他吻得要犯糊涂,听到韩文清说话才渐渐回神,闷声笑了笑靠在韩文清身上。

“好啊。”

 

叶修醒来的时候,是错过了午餐又不着晚餐的点,自己也没有吃下午茶的习惯。想起身却被背后的人抱得更紧了,懒懒地翻过身子,见韩文清也刚转醒,拿脸蹭蹭韩文清,腿大喇喇搭在对方小腹上,又开始不正经,“老韩同志你不厚道啊,哥生日都过了三分之二了,你也不表示表示!别以为上交了公粮就了事了!”

韩文清没答话,翻身将叶修压制,温柔地吻过叶修的眉眼、耳廓、嘴唇、脖颈,在叶修略显苍白的皮肤上打下自己新的印记。叶修捧起韩文清的脑袋回应,再次与他唇舌交缠,互攻城池。手掌抚过肌肤,肌肤火热成热情的催化剂,手指穿过发间,全身忍不住战栗,唇舌交战,要将空气都燃烧耗尽......

叶修和韩文清打完这场架,又过去一小时,还不带战后收拾战场的。叶修趴在床上,彻底没力气没心思调戏韩文清了,毫无气势地斜了韩文清一眼,默默看着对方从枕头下拿出一张银行卡。

“交给你了,好好收着。”

叶修心理上满足嘴上依旧埋汰,有气无力道:“每年都送工资卡,你也不知道换个别的。”说着还假模假样叹气这人不知变通,抓住韩文清的手话锋一转,“我也有东西要给你。”

叶修努努嘴,示意韩文清帮他把裤子拿过来。

左摸摸右掏掏,叶修从裤袋里摸出一张卡和两把钥匙。

卡是上林苑的门禁卡,钥匙分别是大门钥匙和叶修房间钥匙。

韩文清看着掌中的门卡钥匙,又抬眼看叶修。叶修笑笑,靠过去亲亲韩文清的脸,笑道:“喜欢吗?欢迎踢馆,你要是转变思路,偷袭也行。放心,我们兴欣见到你不会对你喊打喊......”

韩文清以吻封缄,发狠地舔吻叶修的唇,不想再被他的情话刺激到,而这人嘴里溢出的低低的呻吟,又再次把自己撩拨得想更狠地欺负他,让他不能再这么肆无忌惮地勾自己。

两人热吻足有十多分钟,韩文清稍稍拉开彼此的距离,看着还没平复呼吸两颊绯红的叶修,手掌不老实地覆上叶修的胸膛,“记住你说的。”

叶修懒得回韩文清,眼里带笑,勾住韩文清的脖子把他拉下来,狠狠吻住对方的唇。

“那你也得来啊。”


【韩叶】《不期而遇》 退役再创业梗

故事发生在初代和黄金一代退役后

设定:部门经理老韩x理发师叶神


【十】


“靠!好不容易把这只大的杀红血了,最后关头冒出来个战法和拳法家!”蓝溪阁公会频道里,玩家刷着自己的角色刚刚壮烈的消息。

“在哪在哪?要不要哥们帮你杀回去?”消息很快得到回复。

玩家报上坐标,接着回城复活。

蓝河赶路的间隙看着频道消息,笑了笑也玩笑一句,“你俩返杀回去,可别被人挂了啊。”

“滚滚滚!!”灯花夜连打三个滚,表示不屑。

 

叶修刚把偷灯怪掉落的大花灯交易给NPC,角色转个身面向韩文清,“老韩同志,还不去睡呢?”作为一名上班族,叶修觉得韩文清不休息和自己组队打怪很可疑,虽然他俩的配合不错,韩文清也厚道,目前还没开始坑自己。

同在霸图,韩文清倒不会和张新杰一样作息规律到精确到秒,不过在张新杰的影响下,霸图的各位尤其是战队队员的作息,的确很规律。

叶修还没离开嘉世那会儿,有次要找韩文清切磋,韩文清一句“不早了,要睡了”干脆拒绝,把叶修惊得误以为自己点开了张新杰的聊天界面,这还是那个以前会缠着自己在竞技场切磋到天亮的人吗?

不过这也是好早以前的事了,可以追溯到彼此还未签约时。后来两人各自签约战队,联赛也越趋专业化和商业化,各战队的管理和经营,也逐渐专业规范,选手不只是要赢得胜利,还要学会如何延续自己的职业寿命。曾经大家可以大战三百回合,渐渐地,被规律的作息安排所取代,也就是假期可以小小地放肆一把。

“这个时间段的结束了再睡也不迟。”韩文清说。

 

叶修韩文清的角色脚尖飞点在屋檐上,轻盈敏捷。

一个小时的时间很快就过去,分针即将走到第一轮的七夕活动的截止时间。各大公会打的算盘和兴欣差不多,无非是自己人先和其他玩家打野,第一轮活动快结束时,给自己公会放消息,负责“抹杀”的成员把对方解决以后再和本公会的人重新组队,几人彼此照应,这样在活动结束后,自家公会拿到的奖励就更多了。

“听说你回了趟霸图啊老韩。”说话丝毫不影响叶修把坐标发给魏琛,顺带还和魏琛方锐调侃几句。

“嗯,给奇英过生日。”韩文清回霸图那天是宋奇英的生日,8月24号。韩文清本来只是想回去看看就走了,进了俱乐部,就见宋奇英走到自己跟前认真打了招呼后,邀请自己晚上留下来参加生日会。

“哦是嘛,这小孩这两年进步很大呢!”叶修感慨。

“当然。霸图的目标永远只有一个,总冠军。”韩文清的语气,仍如当年担任队长说出这话时坚定。

“真不巧,兴欣也是。”听似随意,但叶修的语气同样坚定,“老魏,动手!”如果不是他和魏琛“暗通款曲”,那还真是挺正经的。

兴欣的各位,在游戏外听着叶修说的话,再看看频道里的消息,再次摇头,心脏啊!


TBC

虽然没在七夕结束前撸完,不过还是接着写下去吧

【韩叶】《不期而遇》 退役再创业梗

故事发生在初代和黄金一代退役后

设定:部门经理老韩x理发师叶神


【九】


叶修韩文清运气不错,两人角色还没走几步就看到前边刷新出一只怪。离着还有一段距离,叶修让角色放了技能稍作试探,韩文清紧跟着让角色小跑冲上前补上攻势。两人遇到的这只只是个小怪,无需考虑战术就直接拿下的那种,也运气不错地掉落了两盏花灯,韩文清叶修毫不犹豫上前各拾取一盏。

叶修笑着说声开局不错,接着和韩文清操作角色沿着街道往里走,两人角色以50身位格为直径,各呈半圆在周遭查看有无偷灯怪。叶修和韩文清都选择多年惯用的职业,操作起来得心应手,只是把角色缩在一边草丛里的方锐,通过角色视角,啧啧撇了撇嘴。

他俩宿敌多年,普通玩家都快默认战法和拳法家也是宿敌了,这两人现在倒联手起来刷怪了,稀奇稀奇。方锐伸手拨开窗帘看天,没有月食啊。

“老韩,你那边有没有?”叶修让他的战法走到屋顶边缘,冲韩文清的拳法家喊。

“没有,要往前再走走。”韩文清不需要喊,中气十足。

叶修操作角色做了个手指前方的动作,接着说:“这边热闹人多,去看看。”随即就在房顶上跑起、跳跃、翻上另一个房顶。韩文清本来就不怎么在乎奖励,并不着急,只让角色沿街小跑跟上。

 

再往前走,果然是“人”多,NPC多,玩家更多。还要深入进去就不方便了,杀怪杀“人”都不轻松了。韩文清也操作角色跃上屋顶,继续和叶修分头查看四周。

“这边有三只。”韩文清的角色视角里,五只只偷灯怪小跑着,从跑动的路线上看,这三只的距离正在拉近。

叶修哟一声,操作角色跃到韩文清这边的屋顶,“还不赖。老韩,我三你二。”他后半句还没说完,就已经跃下屋顶一个龙牙直逼靠近自己的小怪。

“那就看你有没有这个能耐了。”韩文清也不急着和叶修抢,跃下屋顶时开了鹰踏就去蹬距离自己最近的小怪。

鹰踏五脚准确命中,小怪受的伤害不轻,韩文清不需再浪费技能,只用了普通攻击,转眼就把叶修说的“二”给解决了。没多想,他顺势出招叶修正在攻击的第三只偷灯怪,一拳将这只红血的怪打飞到墙上,叶修随之补上小招结果了第三只。

“走吧老韩,刚才蓝雨的两个追着一只大的过去了。”叶修的角色矮下身子,贴着墙走,本来英武的战斗法师,居然透着“这是方锐的气功师吧”的既视感。

韩文清就不像叶修这么“放荡不羁”,操作角色沿着墙跟上。



TBC

【韩叶】《不期而遇》 退役再创业梗

故事发生在初代和黄金一代退役后

设定:部门经理老韩x理发师叶神



【八】


虽是情人节,不过是中国的情人节,七夕。七夕这天是周一,白天还得上班呢,也就公会和叶修这些个体户不用担心上班迟到,一早就守在屏幕前了。

七夕这天不是周末,考虑到参与度,游戏公司这次对活动设置了时间范围,活动时间分别是零点到凌晨一点,以及晚八点到十点半。要熬夜参加活动的,不至于玩嗨了忘了休息;晚上再玩的,正好放松一下。

当然了,有对象的人就没得考虑哪个时间段玩了。

零点一到,叶修顺利刷进页面,没急着立马组队,仔细看了游戏规则后招呼魏琛他们,“说白了就是两人组队杀怪得奖励,大家可以和自己的搭档组上,也可以组野队,时间快到了就来人把对方解决了再和自己人组队也行。”

“啧啧,心脏啊!”魏琛的声音隔着耳机都能清晰传到叶修耳朵里。

“论心脏,祖师爷非你莫属了。”方锐的语气居然有些痛心疾首,似乎在说“我的猥琐在你的心脏面前根本就是小巫见大巫”。

“你小子不够意思啊,不和自己战队的公会组队,倒和老对头组上了,不愧是战术师,为了胜利不择手段,心脏!”

叶修收到魏琛的垃圾话,早习以为常了,也怼回去,“也不知道是谁和人家老夫老夫一起开店,整天看着人家你侬我侬的你也不臊得慌。”

“废话少说,这个活动凌晨和当晚才几个小时,每个时间段快结束了,你赶紧弄死韩文清过来和公会的人组上。”

“还用你说。”叶修笑笑,又打开一个对话框私戳韩文清,“老韩老韩!加班结束没,抓紧时间!”

“已经登入页面了。”韩文清难得秒回叶修消息。

 

这次七夕的游戏活动并不费脑,活动背景的介绍是各类怪抢了有情人们要放的花灯,需要玩家们杀怪抢回花灯,并成功交易给情侣NPC。活动里,不是每只怪身上都带着花灯,杀怪后花灯的掉落是随机的,情侣NPC的花灯也可能再次被抢。怪身上带着的花灯越多,它的等级越高,杀灭难度越高,之后获得的奖励也丰富,和以前的圣诞小偷和百鬼夜行稍有些区别。

这次活动的奖励是需要同组两人自行分配的。以叶修魏琛方锐三人为首的计划如下,兴欣的各位披上小号和其他玩家组野队,等活动时间快结束时来几个人把对方解决了,和兴欣老铁们重新组队,自己人内部消化活动奖励。

叶修和韩文清把队组上了。由于这次活动重点强调双人,组队后的两人有距离范围限制,角色之间的距离不超过50个身位格。

还好,没有太影响远程攻击。不过老韩那家伙几乎是不需要考虑这个的。叶修瞧着边上的电子地图,一边前行,腹诽。

“老韩,一会儿比比?”叶修说的是比谁杀的怪和拾取的花灯多。

“彩头。”这也不是他们第一次这么玩了,韩文清不介意加点彩头。

“哥有一包名贵的烟盒。”叶修又摸了烟盒,随后是打火的清脆声。

韩文清面无表情,干脆不说话霸气地跳过这个话题。


tbc

去年七夕前想到的梗,但是太懒了。。。

_(¦3」∠)_



www太太开车不要停!!!(ˉ﹃ˉ)

TUMO秃毛|求发糖:

这位警长,老师没教过你对着绑匪还能支帐篷叫变态?

有胆撩没胆上就滚

哎别急啊,前戏总得有人做不是

于是又干了个爽www

接上次老韩铐老叶
http://tumotututu.lofter.com/post/1d68b602_ca6d126

还是警官韩*流氓叶mode,大概是老韩吃了一次不过瘾就喜闻乐见的再次被老叶救了绑走了,我觉得这个mode我可以画一百张港真,因为它的精髓就是,强强强绑绑绑!233333吃着刀片产着糖,感觉自己比牛强【咦好顺

【韩叶】《不期而遇》 退役再创业梗

故事发生在初代和黄金一代退役后

设定:部门经理老韩x理发师叶神


【七】

韩文清回来的时候正赶上情人节,荣耀这回也来凑了个发狗粮的热闹——必须两人一组打怪,如果某个玩家想和已经组队的其中一名玩家组队,首先得将另一名成员干掉,之后才能向该名玩家发起组队邀请。而且如果这两人成功组队了以后,奖励由新组成的两名成员自行分配。

这公告一出,世界里又快热闹得翻了天,主要分为纯粹为了奖励的战略党、为了结识异性玩家求脱单的情人节党和秀恩爱党。反正是在游戏里,单身不单身的有什么关系。单身汪们还是很兴奋的,想着趁此认识异性玩家顺便脱单呢。至于叶修这一干人等,自然是把规则琢磨透,玩战略的心脏党了。

“诶老韩,和哥组一队呗。”叶修叼着烟,手指飞快敲打消息

“可以,五五分。”韩文清也是干脆飞快地回复消息。

“哥先挑好了其余都是你的。”叶修觉得这买卖没这么容易做成,老早就打好算盘了。

“好说。”另一边的韩文清也是快速回复。

这下叶修不淡定了。韩文清和自己是多年的老对头啊,就算都退役了,也不会这么轻易就妥协吧?他都把套路理顺了,你抬价我压价反反复复磨着,或者直接拒绝才正常啊,居然这么轻易就答应了自己的要求,叶修觉得自己面对的可能是个假韩文清。

“哥们,你谁?”叶修实在觉得诡异,还在句末了加了个懵逼的小表情。

“韩文清。”当事人不明所以,不过还是爽快回复,顺便同意了叶修的视频邀请。

“喂喂老韩,你没耍心眼儿吧?”

看到端坐着的韩文清,叶修确定对方真的没有被盗号,转而想到另一种可能,就是韩文清可能会在活动快结束时,帮着霸图的人把自己干掉,再把那人组成一队,把两人之前打下的“江山”拱手让人。

嗯老韩这家伙不赖啊,跟自己想到一块儿去了。叶修越想越觉得没错,冲着屏幕咧嘴一笑。

“行,成交。”



【啊情人节窝也来凑个热闹(⊙v⊙)】

【韩叶】《不期而遇》 退役再创业梗

故事发生在初代和黄金一代退役后

设定:部门经理老韩x理发师叶神


【六】

那时的韩文清,当然不可能因为叶修这几句玩笑话立马改变心态,甚至相反地,他更认定自己得抓紧在退役前再摘一冠。

“女士们,先生们,我们即将……”飞机降落的提示语音响起,韩文清微一怔,将神思拉回现实,又恢复了自己的钱包脸。

韩文清只觉自己才望了窗外一会儿就到了,真快啊。

刚出了机场把手机开机,韩文清的手机“嗡”的一下在口袋中震动,掏出来一瞧,居然是叶修这个懒得用手机的家伙发来的。

“老韩同志,今晚有空来神之领域一起组队杀怪呗。”叶修的消息后边还带了个憨厚的笑脸,和正站在路边黑着一张脸的韩文清形成强烈的反差。

“好说,不急。”韩文清迅速回了消息。

而终于收到回复的某斗神,此时靠在床上一边咳嗽一边嘿嘿笑着看消息,手指还迅速回复消息,才扯了被子盖上继续躺平。

“可别让哥等太久啊。”句尾配了个叼烟的大兵表情。

睡觉睡觉,病好了才能抢到大boss.

叶修把自己裹得像蚕宝宝一样严实,倒头接着赖床上,又因为受不了窝在被子里闷热,不时伸伸脖子接触下被子外的冷空气。

这韩文清,难道还怕自己病了会拖后腿不成,还是说这是在间接关心自己?叶修又踢踢被子,翻身换了个舒服的姿势,逐渐在药效下入睡。


“你来了。”

退役后继续留在霸图的张新杰如往常一样,早在俱乐部门口等着了。这也算是他和前队长的其中之一个默契吧,既已成习惯,便无需多言,自己只需要默默去做就好。

“嗯。”韩文清也不多说什么,和张新杰一道进了俱乐部,不时提提战队的情况。

韩文清纵然早已经不是霸图的在编人员,更不是当初那个冷冷地对老板说出去的战队队长了,但后辈们还是很敬仰这位霸气外露的前队长的,不论是气场还是实力。


【韩叶】《不期而遇》 退役再创业梗

  • 故事发生在初代和黄金一代退役后

  • 设定:部门经理老韩x理发师叶神

【五】

叶修裹着被子躺在床上,虚弱地翻来覆去,一会儿因为受不了湿腻的汗水和难耐的高温,踢开被子露出半个身体,一会儿又把手从被子里伸出来凉快凉快,他猛地咳嗽起来,眉头皱成一座地势陡峭的山川。叶修勉力撑起身子靠在床上,眯眼看向床头柜上的退烧药,他的脑子现在还是昏昏沉沉的,似乎在考虑接下来该做什么,一直静静地盯着那盒药。

迷糊间,叶修回想起了今天在路上遇到韩文清的事。当时叶修刚从药店买药出来,正遇上正在路边等车的韩文清。韩文清说自己要回家一趟,可不用说叶修也知道,这个老对头是要回霸图看看,即便不再是队长甚至也不再是霸图的编制人员,这个前队长仍是放心不下俱乐部和战队的后辈,只要一闲下来就回去看看,哪怕自己已经不能再给予这些长江后浪更多的指导。

“赶紧好起来,我回来了要和你打一场。”

韩文清把叶修送回上林苑时如此说道,他的表情和以往挑战自己没什么不同,一样的严肃又强硬霸气。

叶修轻轻笑了笑,把手伸向床头柜。

哥还要抢boss呢,这小小发烧可挡不住哥的脚步。叶修服下药片,心想着。

 

另一边,韩文清已经搭上了回Q市的航班,他久久凝视舷窗外的薄薄白云,周身一股生人勿进的气场,就像当初他在训练室里训话队员。只是当时的队友不是同他一样退役再创业,就是继续留在俱乐部里担任其他职务,或者从事和荣耀相关的工作。

若是过去,韩文清定是要顽固地和岁月带来的下滑的状态进行抵抗。“不好意思,我只知道前进,不懂如何慢下来。”当年叶修被迫退役自己与之在竞技场一战,他如是说道。他的状态自己是最清楚的,如何不知道自己早已过了巅峰时期,可他不甘心,他不愿相信叶修有一天因为年龄就此黯淡退场。如果说自己的老对手已是迟暮英雄,那么自己呢?早晚也会离开荣耀这个舞台吗?

当时的他还想再战几年,再搏一把,冲击冠军。

“老韩同志,是时候该给自己放个长假休息休息了。”叶修曾在QQ上给自己发了这么一条消息

自己是怎么被叶修那家伙给说服了呢?

“就像当初我和你说的,认输不代表退出,同样地,退休也不代表退圈嘛,”叶修紧接着又发来一条消息,“你可以过来帮我抢boss嘛。”

韩文清当时脸就黑了。敢情这是在提前让自己入伙给他打工啊。

“抢boss多有意思啊,这才是真正的荣耀嘛。”叶修又补了一句。




【韩叶】《不期而遇》 退役再创业梗

  • 故事发生在初代和黄金一代退役后

  • 设定:部门经理老韩x理发师叶神

【四】

叶修提着一碗牛肉面,低头看看纸条上的地址,又抬头望望眼前高大建筑物的标志,确认地址没错后和保安说明来意后顺利进入。

自己一人搭电梯上楼,叶修闲着没事开始猜想自己的“顾客”长什么样。这家公司离魏琛他们的店可有一段距离,看来他家的店口碑不错啊。叶修转念想那也不一定,点单的客人不清楚送餐的麻烦,也许就没考虑到路程吧。

正胡思乱想的时候,电梯“叮”的一声停下,电梯门缓缓打开,叶修按着纸条上记下的办公室门号沿着走廊往里走。

“有人在不?您点的面条到了。”

叶修来到一间办公室,叩响玻璃门,挠挠后脑勺寻思着这个点还加班,自己应该不会正撞上领导和女秘书“办正事”吧?叶修朝磨砂玻璃墙探了一眼,一只脚已经往出口处挪,如果真发生了什么,走为上策。

叶修还在胡思乱想着,办公室里的加班党已经起身开门,见是叶修,并没有表现得太惊讶,依旧正儿八经一脸严肃,“你还搞副业?这速度可有得好等。”韩文清侧身把叶修让进办公室,从叶修手中拿过面条,坐到沙发上解开包装就吸溜面条。

叶修也不和韩文清客气,坐在一边的沙发上无言看着吃相也很男子气概的拳皇,默默扯了张纸巾递给韩文清,“我又不跟你抢。”还摆出一脸嫌弃的表情。

其实叶修能猜到,韩文清是忙得连饭都忘了吃了。

“我傍晚才刚给的你他们的外卖卡,老韩你当晚就下单了,这速度我的确赶不上。”

理解归理解,调侃还是要继续的。叶修又掏出烟点上,靠着沙发懒洋洋地吐出一口烟,灰蓝色的烟飘散在空气中,尼古丁的气味钻进两人的鼻腔。叶修一时觉得喉咙又有些不舒服,咳出了声音,一边的韩文清下意识地蹙紧眉头。

“出去抽。”韩文清把嘴擦干净,一边收拾着自己的垃圾,没看一眼叶修。

“好~哥就不打扰了,”叶修知道韩文清不喜欢香烟味,也不打算久留,摊开一只手伸到韩文清跟前,“不过你得先把这账给结了。”

虽然大家都是老相识了,那三个人也不差一碗面的钱,可叶修就是想折腾这个老对手,想看他呆住,看他尴尬,看他乖乖地掏钱出来。嗯,能从钱包脸这里拿到钱,光想想还真是很有成就感啊!

“已经网上支付了,黄少天没和你说?”韩文清正经回道。

叶修反应很快,马上就从呆住和尴尬的状态中回神,嬉皮笑脸地瞎掰:“哥逗你玩呢!走啦!”

“叶修。”

“嗯?”叶修有点意外地转过身,这老韩难道是要给哥小费?!

“他们家的面不错。”

叶修笑喷,“哥天天在那帮他们照顾生意,还用你说!行了老韩你不用送了,你的话我保证给你带到!”

“还有。”

叶修才迈出去的步子又顿住,心想韩文清什么时候这么磨叽了,刚要开启嘲讽模式,就听韩文清说:“你的手艺也不错。”

叶修掩嘴又咳了咳,才有些无奈地转过身来,“那是!哥的微操又快又准,给你剪头发还不是小试牛刀!”